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又是近四千字大章,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啊!!!

    “我走?我走去哪里?”

    肖云一脸错愕的望着韩艺,仿佛雾里看花。

    韩艺正色道:“我不管你走哪里去,总之不要待在这里了。”

    肖云凤目一睁,实感惊讶:“你要赶我走?”

    “你也可以认为我是在请你走啊。”

    韩艺轻轻一笑,故作轻松道:“你现在也看到我韩家的情况了,你待在这里也只是活受罪,有道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我能理解,也绝不会怪你的,因为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也犯不着留在这里,所以你还是走吧。”

    肖云黛眉一锁,斜眸瞥向韩艺:“原来在你心中,我就是这种人。”

    韩艺笑着摇摇头道:“我没心情管你是哪种人,从今往后,我们再无任何关系,ok?”

    说着,他见肖云一语不发的望着自己,又道:“你看着我干什么,其实我知道,你嫁入我们韩家也只是为了报恩,这你别否认,我韩艺有几斤几两,我自个心里清楚,甚至比山---比我爹都差远了,你会看上我?我自己都不相信,好在我们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我们韩家也不欠你什么,大家好聚好散。”

    因为他拥有以前韩艺的记忆,在记忆中,肖云跟韩艺其实更像一对姐弟,不管是以前肖云跟韩艺说话的语气,还是相处的方式,都是一种长辈跟晚辈的相处模式,根本没有夹带任何男女感情,也不知以前的韩艺是单纯,还是故意装傻不知,但是现在韩艺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肖云会答应嫁给韩艺这种软骨头、寄生虫,肖云应该很了解韩艺才是,这种男人绝对不适合托付终身的,所以想来想去,只有报恩可以解释了。

    要知道的以前的韩艺那是出了名的软弱,没有任何担待,肩膀都是塌的,韩大山再怎么穷,再怎么苦,那也扛起了这个家,一手养大了韩艺,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男人,虽说只是一介农夫,但也绝对可以说是顶天立地,这一点,就连现在韩艺都非常佩服韩大山的,他自问做不到,所以将心比心,如果他是女人的话,他宁愿选择韩大山这头老牛,也不会选择韩艺这棵嫩草,因为以前的韩艺根本无法给任何人安全感。

    作为风月老手的韩艺,怎么会不清楚肖云的心理。

    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自暴自弃。

    肖云一语不发,怔怔望着韩艺,过得半响,他突然拿起包袱就往外面走去。

    这才是明智之举啊!韩艺倒也没有送,只是真心实意的说了一声“保重!”,等到肖云出去之后,他就转身回到里屋去了。

    也真是世事弄人呀,几天前才成婚的,转眼间就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韩艺躺在床上,双手枕头,架着腿,双目无神望着破旧的屋顶,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还债。

    其实他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要不然也不会急着让肖云离开,他也担心万一还不了钱,王宝铁定不会放过肖云,这是他最不想见到的,这么好的一棵白菜,自己不拱,也不能让猪给拱了,可是他真的也无力保护肖云,所以让肖云走是最好的选择。还有一点就是,王宝的目标是肖云,如果肖云走了,那么他的压力自然也会小很多。

    怎么办是好?

    韩艺不禁回想过去自己是怎么赚钱的。

    收保护费?

    拜托,就我这身板,不被人收保护费就得谢天谢地了。

    继续骗?

    我连现在是一个什么环境,是个什么状况都弄不清楚,怎么去骗呀,而且我的那些骗术在这里也不适用啊,这里遍地是古董,也没个搞金融的。

    “算了,算了,反正现在就我一个人,大不了人死吊朝天。先睡一觉再说,这样至少省了一顿中饭。”

    韩艺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毕竟他也确实够累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上。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充分发挥出“风吹鸡蛋壳,妻去鸟安乐”的精神。

    等他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前屋射来昏暗的烛光。

    “什么人?”

    韩艺说话间,已经跳下了床,悄悄走了出去,正巧见到一人走了进来,正是下午离开的肖云。

    “你怎么还在这里?”

    韩艺一脸惊讶。

    肖云瞧了韩艺,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道:“夫君---。”

    “别叫我夫君,我听着头疼。你还是叫我韩艺吧。”

    韩艺摆摆手,面色坚决。

    他以前还真没有结婚的打算,当然,现在也没有,这都是因为他是出生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他很小很小父母就离异了,原因是他父亲在外面有人了,后来他就跟着他母亲,但很不幸,他母亲因为又当爹又当妈,生活又过的非常艰苦,最后因劳成疾,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

    从此他就混迹江湖,干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虽然他父亲还活着,但是他性格比较犟,宁死也不去找他父亲,而且他父亲另外有家庭了,幸亏他在骗这方面天赋极高,故此才没有饿死在街头,但也不知是从小就混迹社会,没人管教他,而且很小就跑去夜总会行骗,还是他的性格偏偏像他十分痛恨的父亲,反正在他赚到钱后,也是比较风流的,毕竟在那种环境下,很难长出一朵莲花来。

    这就造成了一种极其矛盾的心理,因为他是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离婚后的痛苦和艰难,这是不可磨灭的记忆,而他又见自己也是这德性,再加上他干的这一行也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他认为他跟谁结婚,那就是害了谁,他不想造就另外一个女人的悲剧,那么就干脆不结,他自从有钱后,身边从不缺女人,各种肤色,各种国籍,但都是那种在外面玩的,有钱大家一块用,开心就好,他对女人的要求就八个字,你情我愿,好聚好散。感情这玩意,一律不谈,不管你是仙女,还是圣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