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大家情人节快乐,唉,没有情人的小希只能苦逼在家码字,都不敢点开网页,怕被人当狗一样虐,是不是很凄惨?是不是很悲凉?是不是值得同情?好吧,一张推荐票,一个点赞,一个收藏,一个点击,一份打赏就能弥补小希那受伤的心灵了。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特性,千门这一行同样也是如此。

    根据一项不成文的调查,十个骗子中,九个是从博取同情开始的,也就是说博取同情是骗术的基础或者说是基本功。

    韩艺同样也是如此,只不过他的第一次行骗有些巧合,记得那年他才十岁出头,一天没有吃饭的他,实在是太饿了,于是在一家面点小店偷了一个包子,却被那家人养的狗发现了,追了他整整一条街,可在横穿马路的时候,他是过去了,但是狗却被一私家车撞死了。

    他当时回过头来,望着倒在地上的那条狗,突然灵机一动,就冲上前抱着那条狗痛哭起来,就跟刚才一样,结果他一句话没有说,那开私家车的车主就给了他五百块,从那时候开始,他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活下去,不能只靠乞讨、偷抢,这些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必须要多动脑子,他偷了一个包子,结果被这条狗追了一整条街,但是他就这么一哭,直接获得五百块。

    从此,他就走了上这一条路。

    当然,因为他从小没有读过书,没有人管教他,他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活下去,这虽亦非他所愿,但却是必然的结果,也可以说他是一个现实社会下的必然产物,是冷酷和无情造就了他。

    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到唐朝第一单买卖就是用这一招。

    这也许真的是天意。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在后世的招数在这里很难行得通,而且这毕竟是封建社会,富人的势力过于强大,交通又非常不方便,不跟后世一样,做完一单买卖,飞机一坐,万事大吉了。

    那些人走后一会儿,韩艺还在那里抽泣,他是真的在哭,那眼泪可不是眼药水,情绪的宣泄到收回总有一个过渡期,而且这样也不怕对方杀个回马枪来。

    又过半响,韩艺的情绪这才得以平复,擦了擦眼泪,将死不瞑目的小黄往边上一扔,轻出一口气,赶紧捧起地上的钱,“我去,这钱还真重啊!看看有多少先。”

    韩艺捧着一堆铜钱开始数了起,因为两吊钱差不多,只要数万一吊钱就够了。

    “这---这有五百钱?呃...两吊就是一贯。”

    数完之后,韩艺自己都笑了,但不是那种开心的笑,而是一种自嘲的笑,一种久违的笑。

    对于一个穷人而言,一贯钱就足够逼着他们卖妻弃子,甚至将他们逼上死路,但是对于富人而言,就这么随便一扔,就有一贯钱,真是打个喷嚏就能救活一家人的命,这穷富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从这一点也不难看出,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现实。

    咚咚!

    正当韩艺不知道为自己赚到钱而感到高兴,还是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时,忽闻左上方有些动静,抬头一看,只见小野坐在一棵大树上的树杈上笑吟吟的望着他,急忙招手道:“小野,快点下来。”

    小野一个纵欲就跳了下来。

    这小家伙难道就是咱中国的人猿泰山?韩艺每次看他这么跳来跳去,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眨眼间,小野就来到了韩艺身边。

    韩艺瞧他一直在笑,稍稍一愣,旋即明白过来,道:“你是不是一直在上面?”

    小野略带一丝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真是失败,想不到我的骗术竟然被一只狗和一个小孩给看穿了,看来这年头行事还得多注意四周的环境,md,潜伏的高手太多了。韩艺也有些不好意思,突然瞧着身边那条死狗,将铜钱揣入怀中,笑道:“走,咱们吃狗肉去。”

    小野突然指了指那条狗身上的箭矢。

    韩艺望去,扯出那支长箭来,只见箭尾还刻着三个小字。

    “杨飞雪?”

    韩艺看了看,叹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但是没有办法,我不这么做,那我就得饿死了,虽然这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得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