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求打赏,求点赞。。。。

    一条土狗卖出一千一百四十文钱,这绝对是哮天犬来的,毋庸置疑!

    当然,这肯定都是韩艺故意设计的。

    他刚才站在远处观望亭中那些人时,就在想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其原因就是前些天那场洪水,因为这是从东南边入扬州城的一条捷径,这里原本是有一座木桥的,可过行人,但是很多货物的话,就必须乘船过去,这也是捷径所在,如果绕大路的话,你得多走大半天,甚至于一天的路程,恐怕就不能在入夜前进入扬州城了,但是现在木桥已经被洪水冲掉了,而且船夫都相应受到不少损失,洪水刚退,所以船只非常少。

    这些外来人不知道梅河情况,都想走捷径,结果就被困在了梅河南岸。

    然而,这附近又非常偏僻,没有酒肆,绕路又太远了,而且因为扬州城近在咫尺,所以韩艺估计着他们带的干粮肯定所剩无几,就算有剩,肯定也就一些难以下咽的粗饼。

    正好又到了正午时分,所以韩艺故意在边上煮狗肉,勾引他们,让他们争相竞价,争取卖出一个好价钱来,简单来说,就是人多肉少,物以稀为贵。而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些有钱人,穿的这么华丽,有钱人享受惯了的,他们绝对会愿意花钱卖肉,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如果是穷人的话,韩艺就不会有任何想法了,所以这笔买卖韩艺是稳赚不赔的,就看赚多少了。

    结果也正如他所料。

    不过他以为这是他应得的,毕竟那场洪水差点没有把他给坑死,总得补偿一点给他把。

    这无肉一身轻啊,韩艺和小野两个慢慢悠悠走在山间小道上,可惜小野不会说话,就韩艺一个人在说。

    “你慢点吃,这玩意就有这么好吃么,待会咱们还得吃大餐了。”

    韩艺看着小野狼吞虎咽的模样,急忙劝阻,他自己就吃了一小半垫垫肚子。

    小野听后,顿时放慢了速度。

    韩艺又从临时做的那包袱里面掏出一吊钱,足足有五百文钱,递给小野,豪爽道:“这钱你拿着。”

    其实他身上也就两贯钱,还了债也就剩下一贯钱了,但是他却拿出五百钱给小野,等于就是一人一半,这就是因为小野在昨夜拿了不少肉和酒给他,他觉得小野这人非常不错,这有钱大家一块赚,大家一块花,他对钱看得真不是很重,活命之余,只求开心。

    小野先是一愣,随即摇头。

    “你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好歹也是一个男人,没点钱在身上如何能行。”

    小野兀自摇头。

    这小子!韩艺叹了口气,道:“好吧,其实我是嫌这钱太重了,你帮我分担一点好不?”

    小野这才接了过去,揣入怀中,傻笑了起来,好像他从未揣过这么多钱似得,时不时还伸出小手来拍拍。

    因为附近没有酒肆,他们又不好回梅村去潇洒,再说梅村那酒肆连吃肉都还得提前预定,二人走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在梅河上游发现一个小酒楼。

    那点点胡饼,走这么一段路,就消化的差不多了,二人赶紧进到酒楼,心情是异常激动,特别是韩艺,这次他来唐朝的第一回下馆子。

    那酒楼的掌柜见这韩艺、小野一个比一个寒碜,这好歹也是两层楼的酒楼啊,还有河景可看,是你们来的地方么,急忙叫住他们道:“你们站住。”

    韩艺诧异道:“干什么?”

    那掌柜的上前来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韩艺觉得这掌柜的有病,哼道:“来这里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