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四千字大章,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点赞..........!

    与王宝约好时间和地点之后,韩艺就准备和小野离开了,因为天色也不早了。

    可是当他们下楼时,见到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儿蹒跚的往二楼走去。

    奇怪,这老头看上去比我还要穷一些,他会有钱上这吃饭?韩艺眼一瞥,见那老儿脸色忐忑不安,心中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待这老头从身旁走过后,突然伸手拦住小野,示意他别走的这么快。

    果然,那老儿刚一上楼,就听到王宝嚷道:“胡老儿,你总算是来了,可让本公子好等呀。”

    又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王公子叫小老儿来这,有何事吩咐?”语气中尽显恭敬、畏惧。

    “当然是提醒你还钱呀。”

    “还钱?不是说好的三个月么,这可才过了三日啊!”

    “什么三个月,借据上面明明就是写着三日归还。”

    “三日?这当初咱们明明说好三个月的。”

    “你是耳朵聋了吧,我明明说的就是三日,不然我会只收你二十文的利息么。”

    “我怎么可能会听错,我家的田被大水冲毁了,要是三日的话,小老儿哪里还得了。”

    韩艺听得心中一叹,看来不止我一家遭此大罪啊!

    听得王宝哼道:“这我不管,本公子念在你家田地被洪水冲了,才借你一百文钱救急,你可别不识好歹,而且你不要忘记,下个月你还得向我家交租,这租钱我倒是可以缓缓,但是这借的钱你必须这两天还了,如果不还的话,你就拿你的孙女来抵债。”

    “王公子,小老儿就这么一个孙女,你可不能把她抢走啊,求求你了,王公子,你就再宽限小老儿一些日子吧。”这语带哽咽,听着都让人可伶。

    韩艺听得心中暗骂,你个王八蛋,一百钱就想弄别人的姑娘回去,你丫也忒抠门了。

    “宽限几日又几日,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那我吃啥。废话少说,明日下午这时候我上门收钱,没有钱的话,就拿你孙女抵债,现在滚,别打扰了本公子吃饭。”

    “王公子,你---你这是欺负小老儿不识字啊!”

    “我只是按借据办事,你要不服就去官府告我呀。”

    “死老头子,快点滚,不然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一个凶横恶煞的声音说道。

    这王家原本只是一个小地主,靠的就是高利贷起的家,在扬州郊外是出了名的卑鄙无耻,你只要被王家黏上,那你非得被他们吸的滴血不留,但是王宝他老子比较聪明,他们很少在扬州城内放贷,毕竟扬州城内可是有不少有权有势的人,也少有人问他家借钱,所以王家的目标就是郊区一带,梅村也在其中,这郊外的百姓但凡一听到王家,个个是又恨又怕,有一段时间,他们宁可挨饿,也决不去王家借钱。

    王家最近半年的生意是非常难做,幸亏这场大洪水,导致梅河附近很多百姓田地都被冲没了,这百姓没饭吃了,只能跑去王家借钱,王家的生意又渐渐好了起来,王宝最近在这一带借出不少钱,而又因王宝看上了这胡老头的孙女,欺负人家胡老头老实憨厚,又不认字,于是就在借据上动了一些手脚,将还款期整整缩短了八十多天,这可不是一般的恨呀。

    不过也怪这胡老儿太糊涂了,就凭王家的尿性,怎么可能借你一百文钱,期限三个月,利息却只有二十文钱,这里面肯定有诈啊!

    王宝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将来若要去官府,他也能自圆其说,我收这么低的利息,怎么可能是三个月,肯定这老头听错了。

    那韩大山虽然也是比较老实,但是不糊涂,当初去王家借钱,韩大山是思前想后,考虑再三,一切都计算在内,才跑去王家的,还请了徐老去当公证人,徐老认字,所以王宝很难作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哪知被雷劈死了,又遇到这么一场大洪水,幸亏此韩艺非彼韩艺,否则的话,可能韩家的下场跟这胡老头一样。

    韩艺暗自皱眉,忽听到那老儿的哭声渐近,立刻向小野挥了挥手,二人就出了酒楼。

    出了酒楼,韩艺故意将步伐放的很慢,余光一直往后瞟,只见胡老头一边大哭一边走着,显得十分的凄凉。

    等到胡老头离他比较近时,他袖子一甩,一串铜钱掉出。

    小野诧异的瞧了眼韩艺。

    韩艺笑着摇摇头,头往前一扬,与小野加快的脚步。

    那胡老头也真是够憨厚老实,他虽刚好见到韩艺袖中掉出一串铜钱来,但他却还急忙上前喊道:“两位小哥,两位小哥。”

    可是韩艺、小野却是故作没有听见,越走越快。

    胡老头捡起铜钱,还欲追过去,但是他哪里追的上韩艺和小野,很快,就被韩艺、小野远远甩在后面了。

    眼见追不上了,胡老头低头看着手中那一串铜钱,目测至少一百文钱,不由得怔怔出神,过了半响,他心一横,将铜钱揣入了怀中,然后擦干脸色的泪水,兴奋的往家走去。

    等到胡老头消失在暮色中时,韩艺和小野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小野突然拉了拉韩艺的衣袖,用一种询问的眼神望着韩艺。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帮助这老头?”韩艺笑道。

    小野点点头。

    韩艺轻描淡写的呵呵道:“这钱财之物,都只是小事,我花的爽就行了,不管是吃了还是扔了。”

    这性格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在他很无助的时候,也曾非常希望有人能够帮帮他,但可惜没有遇到,所以他很能体会胡老头那种濒临绝望的心情,如果不扔下这一吊钱,他心里会堵得慌,说不定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惦记着这事,这就不爽了,这钱就是用来爽的,开心就行,既然扔下这吊钱,他很爽,那就扔呗,反正他现在有钱还债,这一百文钱对他而言,也就是能够多下几次馆子而已。

    小野点点头,突然小手指了指酒楼的方向。

    什么意思?韩艺往酒楼方向看了看,想了半天,突然道:“你是指王宝?”

    小野点点头,指了指韩艺,又指了指酒楼的方向。

    韩艺有想了想,道:“你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对王宝低声下气?”

    小野使劲的点了点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