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上榜!

    其实不管是佛教、道教,还是基督教,都拥有自己庞大的教徒群体,这些人都是非常虔诚的教徒,他们入寺上观,都是非常正常的事,但是任何事做过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就迷上某一种教派,并且非常沉迷,忘乎所以,关键其中还牵扯着人身安全和利益关系,那么就极有可能就是一个骗局,或者就是邪教。

    而利用教派来行骗,自古有之,从未停止过。

    想不到这么快就遇到同行了。

    韩艺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其实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在千门这一行中,亦有正邪之分,毕竟都是混迹于江湖的,有江湖就有正与邪。

    正派人士,就是那种高智商作案且专门针对一些为富不仁的人下手,时常需要一整年去设一个局,需要长时间投入,但失败率非常小且回报非常大,这也导致他们正派的人非常少,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像韩艺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他却精通四门外语。

    而邪派的话,就是那种骗骗老人家,用小孩去博取同情什么的,毫无技术含量,没节操,没下限,眼中只有钱,群体庞大,失败率比较高,回报非常小但是快,投入少。

    但是正邪之分的主要区别,并不是用智商来衡量,其实邪派也有很多高智商的人群,而是凭他们下手的目标来区分。

    正派的下手对象是在一个特定范围内的,一般都是针对一些作奸犯科的有钱人,类似于毒贩之类的。

    而邪派就不受这拘束,有机会就上,能骗则骗,谁好骗就骗谁。

    不过千门的正邪两派向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没有私人恩怨的话,一般都不会跟同行有任何冲突。

    但是他已经穿越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就算有这规矩,韩艺也绝不会坐视不理,因为此事事关杨二婶,而像这种以教派形式的骗局,很可能搞得人家家破人亡,这种人在他们这一行中就是属于邪派的,因为他们没有特定的目标,到处撒网。

    韩艺决定找个机会去看看,虽然他感觉这十有八九是一个局,但是究竟是不是,还不能妄下判断,这眼见为实吗。

    韩艺从杨林那里问清楚天济寺的地址后,就告辞了,其实就他这半吊子水,又能帮杨林干多少农活,还不就是闲着蛋疼,没事找事干,见这天色也不早了,于是去到前面的酒肆买了些面粉和鸡蛋,然后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现肖云竟然不在家。

    不会是走了吧,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可是当韩艺来到厨房时,发现木盆不在了,心里寻思着肯定事去洗衣服了。

    果不其然,当韩艺从厨房里面出来时,正好见到肖云一手夹着装满衣服的木盆行来,时不时还用另一只手将不听话的几缕青丝拨至耳后,虽然肖云不会做饭,也不像是一个会做家务的人,但是不得不说一句,她真的很努力在做,虽然做的很糟糕。

    这个女人真是令人看不懂啊!

    韩艺略显苦恼的摇了摇头,其实以他的手段,要对付肖云,还是绰绰有余,不会说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是他心里也明白,一直以来,都是他先挑起事端的,是他先处处针对肖云,而他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肖云离开,只是肖云不是那种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的女人,一旦被激怒了,挺容易失控的,所以韩艺也就是心里骂上两句,也没有真打算报复下肖云。

    “你回来了。”

    肖云见到韩艺站在门前,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