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川藏交界处的那条偏僻的小道上,弥漫着硝烟,数百尸体横陈于此,他们的血液将路边的小草染成了鲜红色。

    然而,一场大雨之后,他们就将会永远被人遗忘!

    “为...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唯一还活着次布是充满愤怒和困惑的看着眼前那两张非常熟悉的面孔。

    其中一个是他的老朋友,平时是称兄道弟,还有一个则是他们部落里面最富裕的商人,也是他最信任的手下。

    那老谭笑道:“你是问我还是问他,我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一个商人,图的是金钱,你不过是吐蕃的一个小酋长而已,而我们东主的财富都足以买下你们吐蕃,你认为我会选择跟你混么?至于他么.....。”

    他看向一旁那个身着吐蕃服侍的男子。

    那男子走上前,直接一匕首捅在次布的大腿上,次布疼的惨叫一声。

    那男子又是一手抓住他的头发,冷冷道:“你可还记得昆布一家么?”

    次布闻言,瞳孔骤然放大,“你是...你是...。”

    “我的名字叫做昆布洛桑。”昆布洛桑冷冷一笑,道:“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家人统统去给你陪葬的,一个都不会留的。”

    “你现在你死得瞑目呢?”那老谭微微一笑,将一把手枪递给昆布洛桑,道:“他不是很喜欢我们大唐的武器么,就让他尝尝咱们大唐最新式的武器吧,已经上了弹药,可以直接开枪。”

    昆布洛桑接过手枪来。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不得好.....!”

    砰!

    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这老谭其实就是谭洞,韩艺走私集团的老大,在那场危机之后,他就转移来这边来走私。

    解决完次布之后,昆布洛桑将手枪递还给谭洞,道:“多谢你们帮我报了大仇。”

    “咱们之间可不需要讲这些。”谭洞接过那镶着宝石的手枪,讽刺的是,那宝石还是次布送给他的,他将自己最爱的手枪,小心翼翼的放入皮套里面,又向昆布洛桑问道:“对了。你那边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昆布洛桑笑道:“放心,全都已经安排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那些士兵可不敢轻易伤害次布的奴隶。”

    一旁的佐雾道:“我们的火枪队也已经进入了吐蕃境内,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将源源不断的火药送到他们手里。”

    谭洞哈哈笑道:“这可是我们最为擅长的啊。”

    “我想那吐蕃的大首领,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亡在这走私上面。”

    “哈哈!”

    这一群走私狂人哈哈大笑起来,刚刚才落下的鸟儿,如同惊弓之鸟,扑打着翅膀飞了起来。

    .....

    .....

    “哦...啊,哈哈---!”

    在牦牛河边上有着一条名叫诺矣江的江流,一支粮队正在沿着江流往前线进军。

    忽然,十余个奴隶骑在马,围着他们边上叫嚣着。

    “咦?这是哪里来的奴隶啊!”

    押粮的士兵都感到有些懵逼,什么时候奴隶都变得这么奔放。

    “你们还傻站着作甚,快去将他们拿下。”

    立刻就有一队士兵冲上前去。

    那些奴隶赶紧策马奔逃,

    过得一会儿,只见一名士兵惊恐的跑了回来,“不好了,不好了,前面.....!”

    话说至此,下面的话,他是如何也说不出口了,因为他的同伴们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当中,方才还任劳任怨的奴隶们,如今都是骑在马上,坐在粮车上,目光呆滞的看着他,这种麻木的目光,令那名士兵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

    自那一夜之后,永不为奴,是彻底响彻高原。

    不到半月,那奴隶大军就已经扩充到了两万。

    要知道钦陵可是调集了十几万的奴隶来满足大军的后勤,他又将自己的主力都调去前线,导致这后方是极为空虚的,更加要命的是,那些奴隶可就在粮食边上,他们只要打赢,就能够立刻获得大量的粮草,这也是为什么奴隶大军增加的非常快,因为这些奴隶不反抗,可能就活活饿死,反抗的话,至少能够吃饱饭,这也令奴隶大军变得不可阻挡。

    “杀啊!”

    在临近蜀地的平原上,一队吐蕃勇士,策马冲向奴隶大军。

    而奴隶们却不慌不忙的在前面斜着竖立着上百个竹筒,一条条引线正在快速的燃烧着。

    待吐蕃的勇士冲上来的时候,上百道火焰从竹筒管内发射出来,只见战马顿时轰然倒塌,马的腹部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黑洞,看着都非常恐怖。

    这就是奴隶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竹筒里面全都是火药与小石子,他们就是用这廉价的武器,杀死了吐蕃成百上千的高贵骑士。

    训练一个骑士可是需要好些年的,而这些奴隶连刀都没有拿过,那又怎样,我照样能够弄死你。

    “永不为奴!”

    听得一阵怒吼声。

    茫茫多的奴隶冲了上来,其中不少人奋力的投掷着手中坛坛罐罐。

    轰轰轰!

    随着爆炸声而溅出的铁片,令吐蕃的勇士们是苦不堪言,他们至今还不知道,这些会爆炸的罐头究竟是什么?

    奴隶如同瘟疫一般,在高原上蔓延,无数濒临死亡的奴隶,站了起来,并且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但是,光凭愤怒的力量,还无法解决问题,他们需要解决问题的工具.......。

    一直由千人运载着火器的车队及时赶到。

    “你们来了!”

    那奴隶大军的首领,用着熟练汉语朝着一位神情冷峻的青年说道。

    那青年道:“据我们所知,离我们不远处正有着一支运往前线的粮队,我们必须要马上投入战斗。”

    奴隶首领手一挥。

    只见数百名奴隶站了出来。

    那首领道:“他们是我挑选出来的勇士,这几日我已经教会他们如何使用火枪。”

    那青年一目扫去,然后点点头。

    他身后的人立刻将长长的,精美的柜子打开,但见里面有着一些崭新的火枪与弹药,以及数不清的坛坛罐罐,反正各种廉价的火器,就连竹筒做得火铳都有。

    这些人其实就是元鹫帮韩艺训练出来的战士。

    而这火器其实不是为唐军准备的,唐军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神箭手有得是,只需要增加火炮就行,火枪倒不是关键。韩艺生产的火器、火药,都是给这些奴隶准备的,这些火器能够让奴隶们轻易的杀死那些身经百战的吐蕃勇士,哪怕是二对一,那也绝对是赚,训练一个骑士,训练一个弓箭手,没个两三年,不可能训练的出,杀他们一个,他们就少一个,奴隶这边,只要有足够的坛坛罐罐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高高手。

    奴隶首领高举起一把火枪道:“弟兄们,拿上你们武器,开始战斗吧。”

    “永不为奴!”

    .....

    .....

    吐蕃大帐!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钦陵紧紧抓住一名将军的衣领,浑身剧烈颤抖着。

    “大将军......。”

    那将军不敢直视钦陵的眼神,垂下头来,滚烫的泪水落了下来。

    在这种规模且焦灼的战争中,后方粮道面临着全面失守,而且突然冒出数万敌人来,可没有什么比这更加致命的。

    “噗!”

    钦陵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眼中满是不甘和怨恨。

    “大将军!”

    “大将军!”

    一旁的将军急忙起身抢上前来。

    “我没事。”钦陵手一抬,阻止他们上前来,眼中却闪烁着泪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